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硅谷疯狂“抽吸”欧洲科技人才:买走欧洲股票陈锐团队一半新创公司

2019-07-06

[摘要]2012年至2016年间,股票陈锐团队约有562家欧洲初创企业被美国公司收购,占初创企业总数的44%。正如谷歌的经济学家哈尔·瓦里安所说,收购这些公司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谷歌能够一次性挖走所有的工程师和人才。

腾讯科技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上周,英国一家知名报纸报道称,股票gupiaoff一群英国最知名的量子计算科学家已悄悄迁往美国硅谷,成立了一家名为PsiQ的科技新创公司。吸引他们的是欧洲所没有的大量风险资本。

由安卓操作系统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创立的美国风投公司Playground已经对上述这家新公司进行了投资。从该公司的历史投资记录来看(最有名的两个被投资公司都被卖给了亚马逊公司),这并不是欧洲最聪明、最有前途的科技初创企业第一次被美国硅谷和西雅图的巨头吞并。

英国的DeepMind(人工智能研发企业)、法国的Moodstocks(图像识别机器学习技术开发商)和德国的Fayteq(能够让你从视频中删除对象)都被Alphabet旗下的谷歌收购。

在每一次公司收购交易之后,欧洲就会在全球人才争夺战中失利。咨询公司Mind the Bridge的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6年间,约有562家欧洲初创企业被美国公司收购,鸿辉光通股票占初创企业总数的44%。

正如谷歌的经济学家哈尔·瓦里安(Hal Varian)所说,收购这些公司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谷歌能够一次性挖走所有的工程师和人才。

要想了解这些资源有多稀缺,可以考虑一下人工智能的国际人才库(微软首席执行官纳德拉曾表示,人工智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决定性技术”)只有20.5万人,少得惊人。

德国和英国因其优秀的大学而跻身人工智能人才的五大中心之列。但要把这么优秀的员工留在欧洲国内是一场艰苦的斗争。

对这种人才流失的主要担忧不是民族自豪感或挥舞国旗,股票承销合同而是某种其他的力量,关于谁控制着人工智能所依赖的庞大的数据集。

谷歌收购DeepMind就是一个值得思考的例子。尽管这家初创公司表示,在被收购后,它将捍卫自己的自主权,并坚持自己的道德原则,但这一承诺并没有在现实中实现。

2017年,DeepMind与英国国民健康服务机构的合作关系被发现违反了数据隐私法,该公司的声誉严重受损。谷歌随后将DeepMind的健康部门并入自己的业务,这一举动给隐私维权人士带来了麻烦,造成了内部紧张,据报道还导致一些员工罢工。

面对这些问题,欧洲的政客们似乎太乐观了。他们将从美国硅谷流入的资金视为纯粹的经济现象,并将美国公司投资收购作为一种对欧洲科技公司的认可。

在法国,部长们自豪地谈到谷歌和脸书在巴黎的研究实验室,那里吸引着从知名教授到博士生的所有人。法国数字事务部长塞德里克·奥(Cedric O)上周表示,只要有关的技术不是关键技术,那么美国收购法国初创企业就没有问题。

外媒指出,这是目光短浅的表现,表明欧洲工业政策制定者在考虑他们希望保护的行业时,仍在关注上世纪的制造商(毫无疑问,这些产业涉及大量就业岗位)。

法国和德国应该更多地考虑DeepMind、Moodstocks和Fayteq,或者考虑出售给海外企业的德国机器人公司库卡(Kuka),而不是纠缠于阿尔斯通(Alstom SA)和西门子(Siemens AG)等机械工程公司。

利用公共资金提高研究人员的薪酬将有所帮助,更多的公私混合伙伴关系也会有所帮助。更严格的反垄断审查也是必要的——即使它在保护国家利益方面有所进展。

最后,还有一个欧洲版DARPA的梦想。DARPA是美国国防部的一个机构,为军方培育新兴技术。

除非欧洲的政治领导人像对待传统行业的工作一样严肃对待这个问题,否则欧洲的人工智能和大规模科技外流将继续下去。除非欧洲领导人醒来,否则这场比赛就输了。(腾讯科技审校/承曦)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